2017美网的早些时候,头号种子纳达尔坦白地承认自己并不想在美网半决赛遇到三号种子费德勒。

“我更希望碰到一个相对来说不那么厉害的对手。

”纳达尔在接受采访时说到。

周三晚上,在阿瑟-阿什球场,波特罗祭出正手击球的大杀器击败费德勒。

波特罗还是不是纳达尔眼中相对较弱的运动员就成了疑问。

这一年中,在费纳之前的四次交手中,费德勒三次击败纳达尔。

但是波特罗赢过纳达尔两次,最近的一次是在里约奥运会的半决赛。

2009年,波特罗打败费德勒夺得自己的第一座大满贯。

这一消息太过轰动以至于让人们忽略了当时波特罗在半决赛击败纳达尔,每一盘只丢了两分。

他成了在同一项大满贯中同时击败费纳的第一人。

感冒好了之后的波特罗逐渐恢复状态,并且在两天前打败费德勒。

除非波特罗对自己雷霆般的正手击球感到了厌烦,否则纳达尔的胜算不大。

这是为什么呢?

曾有专家表示,纳达尔上旋球的打法在波特罗这里并不适用,纳达尔击出上旋球的弹跳高度恰好是波特罗最舒适的击球高度,身高将近2米的波特罗更擅长使用平击球,一旦打出节奏,就会给纳达尔制造不小的麻烦。

值得玩味的是,这次对决恰恰是波特罗的反手给费德勒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这项技术一直以来都是波特罗的弱点。

谈到赢球的关键点,波特罗指出:“今晚我打出了我在大满贯赛事中最佳反手球。

”当晚费德勒疲于应对波特罗的新打法。

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这一战术是否同样奏效,波特罗自己也不确定,但是有一点他很肯定:“纳达尔是个左撇子,所以他有机会轻易地去找到我的反手。

因此,我不知道那场比赛我该用什么策略。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会尝试用正手打出制胜分,并且不会跑得太多,因为我的腿很累。



当纳达尔赢下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人们对于费纳决的期待越来越大。

有人问纳达尔如果他下一轮的对手是波特罗要如何应对,纳达尔说:“我的发球要更有侵略性,如果你给他喂了一个好球让他发挥正手的优势,他的正手太不可思议了。

这么说波特罗势不可挡了?

也不一定,我要将比赛时间拖长,狙击他的反手。



波特罗的反手需要让他付出更多的体力,何时发动是比赛的关键,因此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达到身体和情绪的亢奋状态。

另一边的纳达尔则相对轻松不少,在这段时间或好或坏的消息接踵而至。

比起2009年来说,这次与波特罗的狭路相逢也许更让纳达尔棘手。

在拿下大满贯后的第二年,波特罗第一次受到腕伤的影响,退出了除澳网之外的其他三个大满贯,美网卫冕战根本没有参加。

时隔整整四年,以击败费德勒的方式重返大满贯四强也许是冥冥中上天对他经受苦难的回报。

他从没有在美网输过,这次的对决有更大的希望获胜。

人们喜欢波特罗,因为他承受的磨难还有那大块头下的绅士风度。

波特罗并不是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故事主角,而是一步一个脚印打过来的励志传奇。